[♀♀]北歐高校


  那黃色的運動制服黑色的褲子,還有那書包上容易讓人叫不出來的校名,這是一間女女學校,在圈內多少有點風聲,曾經聽說班班幾乎都會有一個圈內人,有不少圈內人都曾經有嚮往過要去那裡。融入那間學校,聽說吃波卡要用筷子,他們不用手吃零食的,不過,我與那間學校無緣,所以剛剛那些謠言都是從朋友、同學、圈內人那裡聽來的,正不正確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,我都說了這麼多,應該很好猜是哪間學校了。
  我並沒有要抹黑,也沒有要做任何的曾清,我只是很忠實的描述我在捷運上看到的狀況,這是一段捷運的時間的開始,也是結尾,更是我人生中每天所必備的一個環節,甚至他與眾多的捷運族有著不可畫分的關連,他是如此密切的在你我身邊,當然,前提是你必須在台北或高雄!至少目前是如此。
  今天我也跟平常一樣搭著捷運,在捷運裡我用著手機再看著衛斯理傳奇,這是我除了觀察別人以外唯一可以做的事情,當我看著傳說中衛斯理傳裡的天大笑話片段-南極有白熊時,從中正紀念堂站上來了兩個北歐高校的女生,一個頭髮短又鋼硬,有點龐克卻又帶著時尚感,他的嘴裡嚼著不知道是否是口香糖的東西,穿著還算正常,不過他腳上那雙黑底紅勾的運動鞋道是蠻吸引人的,他的手牽著另外一個同校的女生,他長髮飄逸帶著耳環,笑容甜美可掬,不時的伸手整理另一位的髮型

"唉喔!已經很帥了啦!你嫌我不夠帥喔" 短頭髮的女生說。
"幫你弄一下又有什麼關係,你不喜歡喔?!"長頭髮的女生說。

接下來的他們一直討論著服儀檢查,這個話題已經離我這個上班族久遠了,我甚至不知道現在的教官居然跟學生感情這麼好?!我那年代的教官可是恐怖與嚴厲的像徵阿!

  我低頭繼續盯著我的手機看衛斯理如何對付這個"南極熊"時,我突然發現,台北車站到了,我該下車了,我走著平常精打細算過的路線,從紅線轉藍色的最短距離,不過我不喜歡長長的手扶梯,我喜歡兩階段的種,我習慣先用走的渡過第一個手扶梯,而第二個手扶梯我總是站在右側,看著別人從我身邊走過,這時不知道是緣分未近還是怎樣,我看到剛剛那兩個女生在我後方慢慢走過來,短髮的女生手到我旁邊時,他居然一不小心失足向前,那個長髮女生卻裝作沒看到的持續向前走, 那個短髮的女生臉著服限著尷尬的神情用更快的速度向上,等我到了上面,我發現他們兩個站在女廁出口正在談論著

"我剛剛跌倒你為什麼裝做沒看到還一直走"短髮的女生臉上浮現著不悅。
"唉喔!有什麼關係阿,每天捷運這麼多人跌倒,又不差你一個"長髮的女生一臉不在乎的說著。

我放慢我的腳步想多聽一點什麼,我可以感覺到後面的行人就像超速的汽車不斷的越過我。

"為什麼你可以這麼不在乎!!" 短髮的女生更不悅的說著。
"你今天是怎樣阿!這種小事也在計較"長髮的女生說完就走進廁所裡。

我也與他們擦身而過,也許他們還有更長的時間需要好好處理這個小問題,兩個人相處,久了,往往都是因為這些小問題才會鬧翻,所以千萬不要小看,小看這個小問題!
Share on Google Plus

About Nowill Chang

從踏入網路世界的第一天開始就不斷熱衷研究網站的各種事宜,目的是讓台灣人製作的網站也可以追上國際設計潮流。目前是品禾全端網路工作室實習掃地僧,企圖用最少的資源創造最新的網路公司營運模式。公司的理念是“開發更有價值的跨平台網站與網路應用程式”,Line帳號:nowill,歡迎閒聊泡茶喝咖啡。
    Blogger Comment

0 位過客留言,我也要留言:

張貼留言